第六十章所谓禁地(2 / 2)

  山谷中的风景千篇一律,仿佛没有昼夜之分,走了许久,炽阳始终高悬头顶,视野中只有重复的绿意。

  没有道路,难以计算路程,两旁的松树依旧矗立,浓密的树冠在风中轻轻摇曳,好像一步未动。

  她迷路了。

  这山谷深邃难测,以她筑基的修为尚且无法飞越,虞年也试着拿出银织飞鸢,可还未升至半空,船只便被茫茫白雾包围,雾气愈发浓密,连神识都无法探出。

  舟行许久,再次落地时,却发现四周景色并无变化,她竟然还在原地!

  虞年本打算去寻晏九安,先带他离开此地,不想这谷底不见边际,一眼望去尽是平坦,没有任何起伏,行路间目眩神迷,远近难辨。

  四周密林交织,眼前画面似乎被固定在了一个循环之中,偶尔传来的流水声伴着她的脚步,仿佛在耳边耳语。

  虞年眼底划过一丝疲惫,耳边水声阵阵,她右脚刚抬起,却在下一秒猛然顿住!

  她知道是哪处不对劲了。

  嫩黄襦裙随清风微微漾起,流水的潺潺声隐约传来,但寻声望去,只见夹带着树影的草地,并无可见的溪流。

  她抬头仰视,目光紧锁在半空中挂着的太阳,向上伸出右手,细细辨认着位置。

  半晌,虞年眸光一动。

  果然。

  她一手掐诀,指尖在复杂的轨迹中迅速绘制出一个法阵,眼前,符文悬空轻浮于半空,光芒闪动。

  最后一笔轻落,手指下空气都在微微震动,灵气流转间泛起了阵阵涟漪,随即她深吸一口气,双唇微张。

  “破”

  一字轻落,脑中电流声顿时响起:

  【主线剧情二:前往映月宗禁地(已完成)】

  【目前主线完成度:12%】

  霎那间,指尖下灵光大盛,空气迅速流动中窸窣作响!

  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色彩急剧退去,如同一幅油画被雨淋湿,快速且不可逆转地淡化。

  四周的繁茂树丛开始晃动,铺满阳光的枝叶,馨香充盈的空气,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抽去生机,颜色迅速流失,在瞬间变得如同旧时画卷上的淡墨,灰白无力。

  灵力波澜还在逐渐扩散,周身景物成了裂帛,天与地之间,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生生撕开,眼前的郁郁葱葱在她的注视下,飞快地剥落、瓦解,直至化为虚无。

  天地之间的光芒犹如破灭之烛,迅速沉没进无边的黑暗。

  所有的光与色都被吞噬,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界限成了一幅巨幕,将她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

  目光在黑暗中游移,眼前已经不见任何景物,耳边,只剩她格外清晰的呼吸,伴随着那永不止息的水声轻轻响起。

  虞年心头一沉。

  原来她始终身处幻境之中。

  怪不得主线任务只提示已进入禁地,却并未推动任何进展。

  当初在进入山谷时她便好奇,身为映月宗秘处,入口处的防御阵却不堪一击,创宗千年,谷底葱葱郁郁竟不见任何活物。

  她初到之时,便已听见了那模糊的水声,虞年忽地想起,自己坠崖时无意撞到了在树上栖身的晏九安。

  怕是自那时起,她就已经误入了对方的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