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幻境崩塌(1 / 2)

</dt>

&emsp;&emsp;光影婆娑,四周静谧无声,唯灯火跳动的声音在空旷大殿内回响。

&emsp;&emsp;晏九安手腕轻抬,轻挥间有灵力波动,座下巨狐顿时化作缥缈烟雾,无风自散,消失无踪。

&emsp;&emsp;昏厥的人儿软趴趴倒在怀里,穴肉却还在持续痉挛着收缩,性器还未软下去,就又被吸得发胀。

&emsp;&emsp;他呼吸紊乱,摆弄着娇躯换了姿势,一对儿丰乳贴在他胸膛,似细针扎过一样浑身酥麻,肉棒就着射出的白浊,在穴里缓缓浅磨深捣,冰凉的唇在她脖颈和胸前流连,唇瓣下的肌肤细若凝脂,散出的清幽体香都让人血液贲张。

&emsp;&emsp;不知疲倦,反而食髓知味,愈发难耐。

&emsp;&emsp;“嗯....”

&emsp;&emsp;怀里的人双眸紧闭,瓷白脸庞中透着一抹醉红,微微张开的双唇呼吸浅浅,长睫微微颤动,不自觉溢着嘤咛。

&emsp;&emsp;闻声,晏九安抬眸睨她一眼,喉间一滚,舌尖缓缓划过虞年的颈侧,一寸寸体会着她脉搏的跳动,心中多了些思量,许久,才两手轻托玉臀,抱着人起了身。

&emsp;&emsp;赤足踏在地板上,仿佛轻落于寒霜,莹白的灵力随之荡漾开来,阵阵涟漪在空气中渐次扩散,似是在无形侵蚀,身后的宝座逐渐变得朦胧,寸寸无声崩裂,片刻间化为齑粉,消失在原地。

&emsp;&emsp;脚下步伐不疾不徐,挟动周身灵气翻涌,脚边零碎散布的尸体残肢、一具具森森白骨,皆被皎白灵力悠悠抹去,如同被轻风吹散的云雾,徐徐四散泯灭。

&emsp;&emsp;血泊涌动,成了鲜红绸缎,层层绯红纱绡从殿顶缀落而下,犹如流水滑动,悬垂交错,在纷繁光影中轻舞。

&emsp;&emsp;四周细密的纱幔掩映,柔影茫昧,灵力缓缓荡回,流光溢彩,依稀可见其形,一缕缕光束汇聚,逐渐凝成实质,一张锦榻悄然而现,金线绣纹,丝绸垫褥光泽柔和。

&emsp;&emsp;雕花香炉静静地立在殿中央,袅袅香烟自炉口升腾而出,宛如轻纱般缓缓飘散,在空中盘旋、缠绕,最后消散在无形中。

&emsp;&emsp;晏九安只是忽地想起,她初入殿中时,抖成一团的模样。

&emsp;&emsp;那应当是不喜这些秽物的。

&emsp;&emsp;幽帘锦榻上,鸳鸯交颈,情欲朦胧迷离,不知今昔。

&emsp;&emsp;晏九安跪在少女腿间,硕物在花穴里磨弄深顶,怀里娇吟时而断续,时而尾音微颤,磨人心弦。

&emsp;&emsp;屋内灯影摇曳,时而明亮,时而黯淡,随着声声散乱轻喘和婬腻娇吟笼了风月。

&emsp;&emsp;朱砂的红在黑发中如墨般流淌,缠绕又分离,泼洒在一处,血腥味与淫靡欢爱气息糅杂,一时也分辨不清了。

&emsp;&emsp;锦榻上,少女身无一缕缠裹,烛光交织下肌肤泛着莹泽,细细的汗珠如珍珠般点缀在额头和鬓角,胸前双峰挺秀,青红指印凸显,随着轻颤的呼吸微微起伏。

&emsp;&emsp;微张的双腿间,白浊汩汩自两个穴口流出,与床上斑驳蜜液缠绕,万分淫靡。

&emsp;&emsp;“穴儿倒是生得放荡,怎的身子这么弱”

&emsp;&emsp;低头凝视着沉沉睡在怀里的人儿,晏九安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轻缓。

&emsp;&emsp;冰凉的指尖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似羽毛一般轻柔,经过她的小腹,挑起胸前的丰盈,划过那青红的指印,缓慢而细腻,灵力自指端汇聚,最后直到胸口处顿住。

&emsp;&emsp;皮肉下,一次次律动平和而舒缓。

&emsp;&emsp;说不清为何,他总想反复确认她的心跳。

&emsp;&emsp;每次触到她清晰的脉搏,心里总能多几分安稳。

&emsp;&emsp;念及此处,晏九安眉头蹙起,指尖刚想下移,似是察觉到了些痒意,身下人红唇微张喃喃了几句。

&emsp;&emsp;“....唔......换工作.....”

&emsp;&emsp;“又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emsp;&emsp;他微微俯身向前,赤发散落在虞年周身,想要听得清楚些,可一句咕哝而出的话,已经不清不楚地消失在空气中。

&emsp;&emsp;许久,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emsp;&emsp;晏九安轻啧一声,刚想起身,头皮却传来一阵刺痛,垂眼就看见虞年身子微微一动,转头侧身,而自己一缕发丝就被她死死压在身下。

&emsp;&emsp;“你是不是——”

&emsp;&emsp;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五官上,烛光柔和,少女皮肤细腻如瓷,透着一层淡淡的红润,她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眼。

&emsp;&emsp;一双朦胧杏眼里映着的,是他有些愠怒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