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五十九章 师父你在哪儿招猫逗狗(1 / 2)

超品渔夫 季小爵爷 2283 字 9天前

</tr></table>

;;;;寒潭之下的邪魔分身,在图谋逃遁,而小宝出手了,自然是要杜绝牠逃遁的可能性,双方不动则矣,一动都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霎时间,小宝控制大网合拢,将牠的一具分身连同寒潭一起包裹,并引动天威能量冲击整个寒潭。

;;;;天威能量,是天地间至阳至刚的雷霆之力,冲入寒潭中,就等于是将牠扔进了劫云之中淬练。

;;;;撑不住,就灰飞烟灭。

;;;;要是能撑得住……那就继续死撑着呗!

;;;;“啊啊啊啊……该死的人族虫子,你们敢对伟大的神……%¥#……#%@……”

;;;;没等牠的咆哮声喊完,就被恐怖的天威能量湮灭了分身,残魂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又很快淹没在闪烁的雷弧电光中。

;;;;小宝小心翼翼的用大网包裹牠的分身残渣,以及炸开的残魂碎片,不急不躁的引动天威能量,来回不断的冲击寒潭。.??.

;;;;等到米馨处理完了大峡谷东端的那一个邪魔分身,将其封印了血棺材中了,又兴冲冲的扑过来说:“宝哥,这个也给我吧!”

;;;;“行,你用血煞之力从东到西,把大峡谷整个儿冲刷一遍,再形成一具血棺材,包裹寒潭,将其封印进去,连水也不要泄露一丝出去。”

;;;;小宝叮嘱一番之后,就见米馨乖巧的按他说的,一丝不苟的执行,还执行得相当彻底,也将他心头的不安,消除了不少。

;;;;后续事宜,小宝就交给米馨处理了,而他则控制阵法之力,从半月形湿地中心区域,挖掘出一条倾斜向下的通道。

;;;;他还以精妙的控阵之力,凝聚阵法之力,像大型的精密车床一样,从崖壁上挖凿出许多直径两米的圆筒,长度都是十米左右。

;;;;所有的石筒两端,都有螺纹,只是一端螺纹在外,另一端螺纹在内。放置在通道中,就能让石筒两两拼接,旋紧螺纹后,严丝合缝,不会让湿地里的一点泥浆渗透。

;;;;小宝暗戳戳的弄出了一条通往灵石矿脉的通道,守在他直播间的观众们却毫无所觉,就连殷东的章鱼分身也没看出来。

;;;;米馨倒是通过阵符感应到了,目光熠熠的看向小宝,张嘴刚说了一个:“小宝哥,下面那个……”

;;;;话没说完,她看到小宝微微摇头,就嘻嘻一笑,闭嘴不说了。

;;;;小宝也给她传音道:“等我不在的时候,你再进入灵石矿脉仔细检查,别让域外邪魔分身钻了空子。”

;;;;提到牠的分身,米馨也是醉了:“牠在这一个大峡谷,都弄出三个分身了,要是还有,简直比狡兔的三窟还要多了。”

;;;;小宝也有些心里发毛,可他不能流露出急躁的意味,得稳着点,就淡淡的说了一句:“牠有多少分身,我们灭多少,反正牠分身里蕴含了能量,就当是给我们送温暖了。”

;;;;这话一说,他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又开始刷弹幕了。

;;;;“山上的笋,都让我宝哥夺完了!”

;;;;“也是够损的,可我好想笑啊,我更喜欢小宝了!”

;;;;“天生道体也是一个老6啊,老天真是不长眼,为什么让这种小人成为天生生体?”

;;;;“不服吗?那你去

;;;;

;;;;咬我宝哥呗!”

;;;;“那也得能咬到啊,宝哥在修仙游戏副本里,谁进得去呀?”

;;;;“废土世界的人,不就进去了!”

;;;;“送那些废物进去干嘛?简直浪费这么好的机缘,怎么就不能把传送道具卡,送给我们帝国的天才呢?”

;;;;“太没有大局观了,邋遢老道士没教过这个叫殷东的弟子,应该格局大一点,不要总记挂他亲近之人,要照顾人族顶尖的天才们。”

;;;;“有病吧!”

;;;;“天生道体是我葬族的天选之子,要照顾也是照顾我葬族天才吧?”

;;;;……

;;;;不管直播间的观众们发什么弹幕,小宝都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在乎!

;;;;殷东的章鱼分身倒是看到了,也是一样的不在乎,还欠欠的发了一条:“老骗子师父啊,你在哪儿招猫逗狗,连你宝贝徒孙的直播间里,都有人散播谣言?”

;;;;邋遢老道士竟然也在,回了一条:“狗吠罢了,理它呢!你小子什么时候在乎别人什么想法了?”

;;;;顿时,小宝的直播间屏幕上弹幕顿消,其他观众都不发弹幕了,盯着这师徒俩发的两条弹幕,咂了咂话味儿,都猜出他们的身份了。

;;;;师徒俩也没有掩饰的意味,还在继续发弹幕聊天。

;;;;“你啥时候过来,咱爷俩见个面呗!”

;;;;“见面干什么,被你这个逆徒气死吗?”

;;;;“老骗子,你是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的?脸呢!”

;;;;“逆徒!”

;;;;“摊上你这种不靠谱的神棍师父,不叛逆不成活,以后我会更忤逆的,静请期待吧。哦,我现在有一个好主意,想不想听?”

;;;;“找抽是不?”

;;;;“以前代师收徒,就收了凌哥跟文子他们几个,太少了。要不,我在线代师……代师征婚吧!”

;;;;……

;;;;直播间观众们都顾不上看小宝在干什么了,全被殷东跟邋遢老道士的对话吸引了,尤其是看到最后一句时,都笑喷了。

;;;;邋遢老道士自己都呛了,被刚灌下去的一口酒,呛得肺管子都快咳破了。而他面前的青袍道人更是捧腹大笑。

;;;;倒是围在周围的几个黑袍人,都是面色冷然,一副欠了八百年的债没还的表情。

;;;;居中的一个银发老头还冷哼一声,不屑的说:“此子一点也不懂得尊师重道,不配为逆命者!”

;;;;邋遢老道士怪眼一翻,没好气的骂道:“关你屁事!老道就喜欢这个逆徒,就乐意纵着他忤逆,管得着嘛!”

;;;;“身为逆命者,还是人族天选之子,岂能容他如此恣意妄为!老道,你休要自误误人,也不要挑衅我等的底线!”

;;;;银发黑袍的老头一脸倨傲的说道,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邋遢老道士直接在小宝的直播间里,发了一条弹幕:“逆徒,有几个杂毛威胁你师父,他们的天才弟子要是遇到了你……”

;;;;后面的话,用省略号代替了,也足以让在场的黑袍人脸都绿了。

;;;;下一秒,他们那一张张的老脸,又由绿转黑了……寒潭之下的邪魔分身,在图谋逃遁,而小宝出手了,自然是要杜绝牠逃遁的可能性,双方不动则矣,一动都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