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放下屠刀(2 / 2)

满唐华彩 怪诞的表哥 3523 字 1个月前

;;;;一声响,崔乾佑能明显地看到那个黑黢黢的圆筒里亮起火光,腾起一团烟雾,可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之后,又是接二连三的几声响。

;;;;崔乾佑低头一看,这才看到有什么东西打穿了他那坚固的盔甲,血正在从盔甲的裂缝中流下来。想必是唐军把炸药放在铁筒子里,炸出的铁片不伤到后面的人,只伤前面的人,倒是好聪明。

;;;;这念头一闪而过,他勃然大怒,用极大的力气猛拍那受惊想逃的战马,杀向薛白。

;;;;大不了就一命换一命。

;;;;“乔二娃,斩!”

;;;;有唐将就地一滚,双手举起陌刀,斩断了崔乾佑的马腿,他顿时摔倒在地,犹起身继续继续厮杀。

;;;;五步之间,他又身中十余刀,犹浴血不退,嘴里怒骂不已。

;;;;“无信小人!今日敢杀我,明日大燕将士把你剁成肉泥!”

;;;;任崔乾佑如何骂,薛白只是淡定地站在那,平静的眼神中似乎蕴藏了冷峻的杀意。

;;;;终于,崔乾佑杀到了薛白身前。

;;;;“噗。”

;;;;姜亥的陌刀挥下,斩在崔乾佑的脖颈上,把他的身体卡在那,近不了薛白的身。

;;;;崔乾佑举着的刀离薛白还有好几寸,偏偏已无力地往下坠。他太愤怒了,只能用最后一口气瞪大了眼,死死盯着薛白。

;;;;“你……怎敢……”

;;;;薛白怎敢杀他?如此言而无信,如此无诚意,怎能招抚数万燕军?

;;;;“咚。”

;;;;远远地,有钟声响起,是佛钟。

;;;;“香积寺的佛钟有一个名字,叫‘幽冥钟’。”

;;;;说话的是元载,他走到了崔乾佑的面前,再次讲了一个生动的故事。

;;;;“善导禅师有个说法,说是,罪孽深重之人堕入地狱以后会无比痛苦,唯有听到佛钟时,痛苦能得到暂时的缓解,钟声响多久,痛苦停多久,故而名‘幽冥钟’。”

;;;;说到这里,元载凑近了崔乾佑,问道:“你说,你死后,堕入地狱吗?”

;;;;“啊!”

;;;;崔乾佑大怒,张开血盆大口想去咬元载。

;;;;元载微微一仰,眼前状若疯魔的崔乾佑像是成了一具魔鬼的雕塑,他已经死了……堕入地狱了。

;;;;好在他暂时不会太痛苦,因为香积寺的钟声还在响。

;;;;“咚。”

;;;;“……”

;;;;“咚。”

;;;;钟楼下,有老僧正在对着一群叛军将领说话。

;;;;“京屠发愿往生,遂爬上柳树,高声唱佛,堕地往生,此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阿弥陀佛。”

;;;;一时间,好几个叛军将领同时唱佛。

;;;;此事说来荒唐,最初,是一个军中的屠夫准备宰杀香积寺的主持觉怀禅师,可当他扬起屠刀,见到那张慈悲庄严的脸,突然于心不忍,于是把觉怀藏在了马厩里。反正觉怀枯瘦,也没几斤肉。

;;;;觉怀禅师活下来之后,并没有只想着保命,而是开悟了几个马夫。而叛军当中其实有不少将领因为吃人肉而感到痛苦,听马夫说了些很有道理的佛语,竟真个成了觉怀禅师的信徒。

;;;;然而,前日这件事意外地被田承嗣撞破,就在大家都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田承嗣并没有杀他们。而是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这是天意啊,既然如此,‘立地成佛’的话就由禅师来说吧。”

;;;;在这叛军肆虐之际,在这山寺当中,竟是由佛法文化小小地战胜了凶残暴力。

;;;;此时,香积寺中钟声阵阵,老僧宝相庄严,摄人心魄。不少叛军将军在这种洗礼下嚎啕大哭,释放着这些日子以来承受的心理压力。

;;;;之后,田承嗣大声宣布道:“崔乾佑已经去与朝廷谈判了,我等可准备归降!”

;;;;众将大喜,纷纷感激老僧。

;;;;忽然,快马狂奔而来,喊道:“崔元帅立地成佛了!崔元帅立地成佛!”

;;;;“怎么回事?!”

;;;;“崔元帅见到北平王,答应归降,之后痛哭流涕,称自己杀戮太重,至香积寺以来,痛苦无比,今日把诸将交托出去,他当即发愿,向西方净土往生……遂爬上高塬,堕地往生了!”

;;;;“阿弥陀佛。”觉怀禅师双手合什,低吟道:“善哉,善哉。”

;;;;他仿佛早有所料一般。

;;;;周围的士卒们见他如此沉着、高深,愈发信服。他们信的也许不是佛法,而是一个原谅自己的理由。他们现在开始行善,死后还是能避免堕入地狱的。

;;;;“阿弥陀佛。”

;;;;当然,也有不少人没有听清,前方的人们就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迅速把这奇事传遍了燕军。

;;;;大家这段日子都听说了立地成佛的故事,有人信,有人将信将疑。如此一来,将信将疑的士卒们也都信了,迫切地期盼归降。

;;;;但不信的人依旧不信,而且还勃然大怒。

;;;;“把我们当成傻子哄吗?!”

;;;;崔乾佑的心腹大将一刀斩杀了敢与他说消息之人,立即召集麾下士卒。

;;;;“唐廷把崔元帅骗过去杀了,之后还不知要怎么清算我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机突围,回范阳投史思明。”

;;;;“走,抢马!”

;;;;数百将士当即动身,到了马厩,恰遇田承嗣麾下大将何明祎。

;;;;“你等要去何处?”

;;;;“与你等懦夫何干?滚开!”

;;;;“噗。”

;;;;何明祎已一刀斩下那为首突围者的人头,准备作为投名状献给朝廷。

;;;;“杀了这些好吃人肉的疯子!”

;;;;“杀叛徒!”

;;;;鲜血很快泼洒在泥泞当中,又被雨水冲淡。

;;;;钟声还未停,香积寺内外已陷入了杀戮当中,最顽固的那批食人肉的叛军士卒一个个倒下,成了地上的尸体。

;;;;与此同时,薛白、李光弼亦已领着唐军赶到,列阵在叛军营外,无声地注视着数万人的互相屠戮。

;;;;

;;;;雨水从李光弼头盔的檐边淌下。

;;;;他驻马而立,高大的身体就像是香积寺的钟楼。

;;;;“我还是没想明白北平王是如何劝降田承嗣。”李光弼开口道。

;;;;“说了。”薛白道:“我让元载劝降了他。”

;;;;“许了什么条件?”李光弼又问道。

;;;;他察觉到了一些变化,在一场绵延数日的大雨之后,薛白再回到大营,忽然态度坚决地要招降叛军。这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薛白注目着香积寺,想了想,认为眼下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时机,因此也不再瞒着李光弼,开口道:“我告诉田承嗣,殿下立即要登基了。问他想不想把握这个立下从龙之功的机会。”

;;;;“什么?”李光弼诧异道:“殿下要登基了?此等大事,我为何不知?”

;;;;“因为没有人告诉李节帅。”薛白回答了一句废话,紧接着抛出一句很重要的话,道:“登基当日,将加你为司空,兼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封魏国公,仍领天下兵马副元帅,节度河东事。”

;;;;李光弼道:“为何不事先告诉我?”

;;;;“因为圣人又被逆贼李亨蛊惑,这次断定我们背叛了他。”薛白毫不顾忌地评价道:“老糊涂了,是这样的。”

;;;;李光弼深深皱起了眉头。

;;;;从他的本心而言,他并不想在皇位之争中投机。因此十分希望大唐有且只有一个君王,最好是明君。可眼下,忠王、庆王显然都是擅自登基的,与谋反无异……偏圣人又老而昏聩了。

;;;;这很难办。

;;;;再一想,眼下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现在正是平定叛乱最为关键的时刻,数万范阳骁骑就在自己面前厮杀,有可能顺利投降,也有可能营啸,有可能暴乱,难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转投忠王?

;;;;“放心吧。”薛白以云淡风轻的口吻道:“殿下身为圣人长子,英明仁厚,他登基,大唐会有更兴盛的未来。”

;;;;说罢,他驱马向前了几步,自观察着香积寺的战况变化。至于李琮登基称帝,仿佛只是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

;;;;李光弼不是矫情之人,遂也收回心思,专注于战场。

;;;;唐军一点点缩小了包围圈,一点点地控制了已经厮杀得血流成河的叛军。

;;;;雨渐渐停了,血泊之中,一个身影高举着双手,缓缓走出了香积寺的山门。

;;;;“罪臣田承嗣,误为安禄山所威胁,今欲拨乱反正,重归大唐!”

;;;;“……”

;;;;“咚。”

;;;;钟声再起。

;;;;近处是尸横遍地,惨叫不止,远处的青山却还是沉默着,展示着它们在雨后的秀美,似无情,似妩媚。正应了王维那句诗。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薛白的目光从一具具尸体上移开,望向青山。

;;;;他已打完了他的香积寺之战,而大唐的边军精锐还在、大唐的元气还在。

;;;;但大唐的西北军与东北军之间的对决似乎还没能完全避免。下一次,面对李隆基、李亨,他已避无可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