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怕你乱来(求订阅)(1 / 2)

;;;;“冲鸭!星若号!”

;;;;“是星路号啦!”

;;;;秋日晴空万里,林路和黎星若一起骑着一辆双人自行车,沿着昆明的街道骑行,澄澈的秋风拂过彼此的脸颊,令人心旷神怡。

;;;;今天是抵达昆明的第一天,按照计划,将会在昆明待上两天,接着再去大理和丽江,整体行程不会很累也不会很赶,旅行最重要的就是悠闲嘛。

;;;;其实去哪儿并不重要,有身边的人陪着,哪哪儿都是风景。

;;;;姐弟俩一起骑着双人单车,悠哉悠哉地骑行在沈从文、汪曾祺、林徽因等名家走过并为之写下诗句的街道上;或者在翠湖边呆坐,任阳光慵懒,听咿呀咿呀的滇戏;或在丁字坡的书店里随意翻看,抑或在创库,观赏其中风格各异的画作;又或在那街头的叫卖声中品尝那味道独特的风味小吃……

;;;;昆明有种很独特的文艺范,姐弟俩一起到圆西路的唱片店刨碟,当年风行一时的影视剧作、流行音乐等光碟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隔壁不远就是云大,这里也是号称大学生的第二食堂,烧豆腐,烧饵块,烤猪蹄,等等,圆西路不长,是个斜坡,从坡顶吃到坡脚真的一点不夸张。

;;;;偶尔遇到有文艺驻唱的青年时,两人也会停下车子聆听,旁边还有一位正在修琴的老艺人。

;;;;林路双脚垫地支撑着自行车,她就在后座上轻轻松松地坐着,感受着这里的小腔调和小清新。

;;;;“这是什么歌呀,林路你听出来了吗,曲调好耳熟,但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歌……”

;;;;“……好像是《成都》吧?!”

;;;;“咦,还真是,不过歌词改了!是昆明版的《成都》?!”

;;;;“哈哈,还挺有味道。”

;;;;进入到十月份之后,海鸥陆续从远方飞来,海埂大坝、滇池、翠湖以及大观河畔都会有非常壮观的海鸥群。

;;;;大观河畔的滇朴树叶子也开始逐渐泛黄了,青黄交接之间,将大观河畔装点得美不胜收。

;;;;从西昌路起至大观公园门口的这条路名叫大观路,附近大部分都是附有时代岁月的老小区,林路和黎星若在岸边停下车子,学周围的游客们一起买了些面包和饲料,在这里喂海鸥。

;;;;“好可爱!!”

;;;;黎星若很喜欢海鸥,尤其是这样一群群海鸥飞起扇动着翅膀,嘴里不停地鸣叫着,轻风也来作伴,虽然没有盛大的烟花,但此情此景也有种人与自然和谐的浪漫。

;;;;“哇塞,星若姐你是海鸥亲和体质吗?怎么海鸥都往你这儿飞?!”

;;;;“呀……我好怕它们在我头发上拉屎!”

;;;;黎星若又喜欢又害怕,作为行走的人形百科,她知道鸟类是直肠子,那可是想拉就拉的,如此浪漫美丽的场景,要是被海鸥‘馈赠’点什么礼物,那可就丢脸大发了。

;;;;“这是什么海鸥呀?”

;;;;林路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跟鸟类接触,感觉十分新鲜和惊奇,这里的海鸥压根不怕人的,岸边的围栏杆上站满了一排又一排,他往掌心里放一些面包屑,把手举起来,有胆大的海鸥甚至敢站在他的手上啄食。

;;;;他这才发现这些海鸥非常漂亮,爪子和嘴巴都是橘红色的,身上洁白的羽毛像是一件白色的披风,披风的边缘又绣着一道黑色的花边,乌溜溜的两只圆眼睛非常灵动可爱。

;;;;“是红嘴鸥!”

;;;;“真的假的,星若姐是不是糊弄我?”

;;;;“笨蛋,伱看它们的嘴巴是不是红色的!”

;;;;“那它们的脚丫也是红色的呀,怎么不叫红脚鸥?”

;;;;“很好,你的笨蛋问题成功把我问到了。”

;;;;哆啦C若科普道:“它们是从北西伯利亚,从贝加尔湖穿过整个大俄和华夏飞到昆明这里过冬的!”

;;;;“这么远的地方过来的吗?”

;;;;“对啊,你知道燕子不,燕子会飞到世界的南方去过冬呢!”

;;;;“星若姐是不是很羡慕它们?”

;;;;“唔?”

;;;;“因为它们从来不会迷路呀!”

;;;;“是啊,它们不迷你,它们迷我!哼!”

;;;;“还能这样解读的??”

;;;;林路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星若姐天生就是个路痴呢,这不纯纯迷他嘛。

;;;;可惜海鸥不迷他,他身边只有寥寥几只,而黎星若这边,手上、肩上还有空中都盘旋着一大群,这里那么多游客在喂海鸥,偏偏就她这里最受欢迎,想来海鸥也跟他一样,很有眼光嘛!

;;;;“星若姐看镜头,我给你拍照!”

;;;;“哈哈哈……”

;;;;温柔美丽的姐姐被可爱的海鸥环绕着,她举起手,笑得眯起了眼睛,恰逢一群海鸥从河面腾空而起飞向天空,三五成群的海鸥在滇朴披金的枝头嬉戏,秋日明媚灿烂的阳光渲染着她的发丝,和她身边的海鸥一起点缀着她的笑颜,林路拿起脖子上的单反相机,将这美丽的瞬间定格。

;;;;“星若姐快看看我的照片拍得怎么样!”

;;;;“唔,不错!滇朴披金,树间秋黄,清风作伴,群鸥见舞!”

;;;;“我的天,星若姐居然不说666了?!文采瞬间打开了?!想起自己是文学系高材生了?!”

;;;;“什么话这是,什么话!”

;;;;林路惊讶,虽然让他来形容的话,大抵也就只能说出惊为天人,无敌投地这种形容词了,不过他也感觉灵感爆棚,可惜没带画板,时间也不是很多,不然他也要坐下来好好画个画的。

;;;;“没啦!都让你们吃完啦!”善良的姐姐张开双手,还翻了翻裤兜,告诉可爱的海鸥们已经没有吃的了。

;;;;“欧!欧!”

;;;;“拜拜鸥桑!明天记得过去滇池跟我一起看日出,我多带些吃的给你们喔!”

;;;;“欧!欧!”

;;;;“完了,星若姐,鸥桑好像生气了,它们要在你头上拉屎了!”

;;;;“呀!快跑快跑!”

;;;;姐弟俩骑上星路号双人自行车,悠哉悠哉地又去往下一个地方。

;;;;夜幕徐徐降临,林路和黎星若像小火车似的一路逛吃逛吃,原本制定好的详细旅行计划似乎派不上用场了,果然旅途中随心所欲才是最愉快的事,完全按照计划来,那岂不就是变成了另一种打卡上班了嘛。

;;;;看着摊主制作了棉花糖,黎星若点了一份,吃了两口后递给林路解决掉;手工冰淇淋也来一份,吃掉上面的尖尖后,递给林路解决掉;噢噢!爆炸鱿鱼也不错,她点了个超辣的,吃了两颗后递给林路解决掉,不能吃辣的林路辣的眼泪直流……

;;;;正忙活着啃烤玉米的林路见到黎星若又兴致勃勃地往豆腐烧走去,连忙死死地抱住她,他真的吃不下了……

;;;;在遇到林路之前,黎星若也曾憧憬过带着能保护自己的大男孩一起去陌生又美丽的城市到处逛,如今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跟着林路一起到处迷路,牵牵小手像小学生一样晃,不用上课也不用上班,人多的时候,他会将她搂紧在身前,人再多一些的时候,他会蹲下来将她背在身上。

;;;;趴在他结实温暖的后背上,一起行走在这文艺而又浪漫的街道中,他的步伐很慢,时光也好像变得很慢,这样的恋爱旅行,可实在是一件惬意又美妙的事。

;;;;“星若姐吃饱了没?”

;;;;“好饱好饱了!你呢?”

;;;;“我的嘴巴还是辣的很呢!你看是不是肿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姐姐帮你解辣!”

;;;;在某个街角的大树下,黎星若将他抵在树干上,她踮起脚尖帮他解辣,还真别说,果然吃辣这种事是跟基因有关系的,她的口水就像是最好的良药,与她的kiss中,林路嘴里那火辣辣的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那甜甜的温柔和馨香。

;;;;辣是不辣了,就是嘴更肿了。

;;;;都说人生治愈有三项,美食、小酒和音乐,两人一起走进一家很有小资文艺范的清吧喝酒。

;;;;“这也算是酒吧吧?”

;;;;“当然算了!”

;;;;“星若姐,我第一次来酒吧就是被你带的,你教坏我!”

;;;;“滚,我也是第一次来啊。”

;;;;没有震耳欲聋的喧闹声,姐弟俩很喜欢清吧这里的浅浅淡淡的氛围。

;;;;“好多美女诶!”

;;;;“有吗有吗没看到。”

;;;;“……少来,惩罚你说说我跟她们的区别。”

;;;;“星若姐最美!”

;;;;“不够!”

;;;;林路便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他用手指在杯壁上走路,走上杯子的边缘,再逐渐靠近酒杯的中心,但始终隔着一段距离。

;;;;“这是在干嘛呢……”黎星若好奇。

;;;;“星若姐你看,把杯子假设成我的心,有的人只走到这里,有的人走得近一些,但也没到中心,星若姐知道你在哪儿吗?”

;;;;还没等黎星若说话,他的手指灵巧地跳到了杯子里,抬起头在她的脸蛋上嘬了一口。

;;;;“你在杯子里。”

;;;;酒都还没喝呢,黎星若就感觉有些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