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完蛋,立刻就被发现了(求订阅)(1 / 2)

;;;;从老妈那回来之后,林路和黎星若就忙活着开始收拾东西。

;;;;旅行前的心情总是激动兴奋的,有种对自由和美丽风景的展望和期待,在这样的心情当中,彼此的心里也构建出了想象里完美的旅行计划。

;;;;包括那里的天是多么的蓝,酒店的床是多么的柔软,沿途会不会遇到有趣的人和事等等,往往‘出发前’比起‘旅途中’更令人心动得多。

;;;;都说情侣在结婚前一定要先去长途旅行一次,因为旅途中不只有美丽的风景,还有舟车劳顿的风尘仆仆,本就不合适的情侣会在这样的旅途中暴露很多缺点和问题,提前可以止损,而本就灵魂契合的情侣,在经历过这一场试炼之后,感情会更加甜甜蜜蜜。

;;;;旅行就像是人生中的一支彩色画笔,马尔代夫的碧蓝海水、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田、芬兰的七彩北极光等等,用眼睛亲自去发现,用脚步去走出彼此的地图,在镜头下捕捉眼中的对方和风景,这何尝又不是与彼此人生里最美好的回忆呢。

;;;;“学生证记得要带上,买票便宜好多呢!”

;;;;“知道啦。”

;;;;“伞带了没呀?”

;;;;“星若姐不是带了嘛。”

;;;;“那也要多带一把才好呀,万一雨很大,一把怎么够。”

;;;;林路想想也是,便往包里多塞了一把折叠伞。

;;;;两人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东西,他偷偷瞥了瞥那边房间里的她,背过身去,用背包做掩饰,悄悄把老妈塞给他的口香糖拆开来看了看。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男孩子,林路自然对这东西不陌生,不过还是第一次亲自拿在手里研究,这对他这个童贞都还在的家伙来说,冲击力还是蛮大的……

;;;;林路看得认真,连黎星若啥时候站到了身后都没发现。

;;;;就在他打算把这玩意儿藏起来的时候,他偷偷回了一下头,然后就看到了羞红了脸,双手环抱着,正一脸气得头顶冒烟的姐姐站在他身后。

;;;;林路像是小猫看到身后有根青瓜似的,吓得差点灵魂都出窍了。

;;;;“星、星若姐?!”

;;;;“你、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如果换之前,黎星若还一下子没认出来,可现在她哪里认不出来这玩意儿,毕竟她亲爱的老妈也给过她一份。

;;;;“没、没什么啊!”

;;;;“我都看到了!”

;;;;“星若姐你听我解释……”

;;;;饶是林路这般的厚脸皮,被黎星若当场撞见这种事,他那一张巧克力色的脸也涨成了猪肝色。

;;;;“臭流氓!我们不过是出去玩而已,伱、你怎么可以想这些!”

;;;;黎星若也羞得有些跳脚,这臭弟弟特地往背包里藏这东西,那岂不是说明他想跟她一块儿用?!这怎么可以?!

;;;;“不是……星若姐请你相信我……!!这个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怎么会在你包里?”

;;;;“我妈给的……”

;;;;林路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是邹阿姨给的,黎星若更是羞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毕竟她都还没跟邹阿姨坦白跟林路之间的关系呢,邹阿姨还给林路塞了这玩意儿,那岂不是说明阿姨老早就知道她跟林路有一腿了?

;;;;邹阿姨,我亲爱的邹阿姨!您在想啥呢……!我跟您乖儿子怎么可能会用到这东西……!!

;;;;见臭弟弟一脸无辜的样子,老姐姐也是明白了,不过有自己老妈给过她这玩意儿,黎星若对这件事的接受程度也高了不少,想来双方的家长也是煞费苦心了,毕竟林路连领证的年纪都不到,不然何苦如此费心……

;;;;“都怪你!键盘呢?”

;;;;“……”

;;;;林路老老实实地拿出来之前她跪过的键盘放床上,然后抱着背包跪在键盘上。

;;;;“给我。”

;;;;黎星若朝他伸出手,俏脸红红,瞳孔乱颤。

;;;;“……星若姐要来做什么?”

;;;;“当、当然是丢掉了!”

;;;;“别啊,好贵的这个,我把它收起来就行了,以后也能用……”

;;;;“用你个头!快给我!”

;;;;林路只好把包里的这盒口香糖拿出来递给她。

;;;;黎星若看也没看,一把抢了过来,撒开腿就跑出了他房间。

;;;;“星若姐?”

;;;;“好好跪着!”

;;;;还真别说,这跪键盘的体验挺酸爽的,林路松了口气,又有点小好奇,怎么星若姐不问问他老妈干嘛要给他这东西呢?

;;;;林路脸色古怪,难道陈阿姨也给过星若姐这玩意不成……

;;;;……

;;;;自从老妈上次给过她这玩意儿之后,勤俭持家的姑娘就已经查过了,这玩意确实贵得很,丢自然是不可能丢的,林路说的也没错,虽然现在不准用,但以后迟早也有机会……呸呸呸!别自我麻痹呀!!

;;;;没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又如何坚守住岌岌可危的城门?!

;;;;黎星若关上房门反锁,拍了拍红红的脸蛋,好好的冷静冷静。

;;;;她拉开已经收拾好的包包拉链,悄悄把里面夹层里,她刚刚偷偷塞的那两个本冈方便面调料包拿了出来,再把林路的这盒玩意拆开,拿出来两个杰邦士方便面调料包替换掉……

;;;;不要问她为什么自己也偷偷带调料包去旅行,那她带、跟林路带能一样嘛!

;;;;还不是怕他乱来,她又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恋爱不易,姐姐叹气。

;;;;黎星若越想越羞,算上她自己的这九个,加上从林路这里缴获的这十个,她就囤了有十九个了,就算以后要用到,那估计也能用半年……不,一年的了。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尴尬事,矜持的姑娘一晚上都没理他。

;;;;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两人的行李也都收拾好了,各自也都洗完了澡。

;;;;黎星若洗完澡,用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门回到房间的时候,臭弟弟已经早早地跑到她房间里来准备服侍她了。

;;;;“哼。”

;;;;黎星若当作没看到坐在床上拿着吹风机的他,自顾自地走进房间里,关上房门,坐在梳妆台前歪着头看着镜子梳理头发。

;;;;从镜子里看到他走了过来,她的心跳就自然地加快。

;;;;还没等她说话呢,林路就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她轻松抱了起来。

;;;;“呀……!你干嘛呢……”

;;;;“御前吹风侍卫给咱家美丽的星若姐吹头发呀。”

;;;;“不用你吹,这半个月我天天自己吹。”

;;;;“噢哟,听着好委屈巴巴的样子,星若姐放心,以后我天天给你吹。”

;;;;林路抱着她,低头在她微撅的小嘴儿上啵啵几口。

;;;;黎星若太喜欢公主抱的姿势了,感觉自己变成了他宠爱的小宝宝似的,又被他啵啵几口,俏脸那精致的五官顿时就柔和起来了。

;;;;随着林路kiss的更深,她也感觉呼吸不过来了,细细的眉头微皱,秀美的脖颈往后仰着,湿漉漉的秀发顺着他结实的手臂如瀑而下,悬在半空中的一双白嫩小腿儿晃晃,嫩藕似的脚趾们都开花了,这样以公主抱的姿势kiss,会让她有一种飘在云朵上的奇妙感觉。

;;;;好不容易,持久的林路终于耗尽了力气,将已经软喵喵绵绵的她放在床边上坐着,可即便如此,黎星若也有些坐不稳了,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有气无力地就往后倒下来,也不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羞红着俏脸一个劲儿地往被窝里躲,还没从刚刚的甜蜜中回过神来呢。

;;;;“睡、睡觉了……”

;;;;“等会儿,星若姐头发都还没干呢。”

;;;;林路拿着吹风机爬到她身后,将软绵绵的她扶起来坐稳,他分开双腿坐在她身后,把她夹稳扶好,温柔地替她吹头发。

;;;;随着吹风机温暖的风在发丝间弥漫开来,黎星若也渐渐从刚刚的甜蜜旖旎中回过神来了,一边享受着间隔半个月的御前侍卫吹头发服务,一边坐在他怀里像是小女孩一样开心地晃动修长有致的腿儿,她的双手扶着林路的膝盖,手指也不老实,时不时地就捏起他腿上的一块肉揪揪。

;;;;“嘶……!星若姐轻点!”

;;;;“哼,掐死你才好”

;;;;“我对星若姐这么好,你还要掐死我?”

;;;;“你想着欺负我,我不掐你掐谁?”

;;;;“星若姐”

;;;;“干嘛。”

;;;;“那个……你真的丢了吗?”

;;;;见黎星若心情不错的样子,林路又小声地试探道。

;;;;结果还没等到她的回答呢,大腿先被她狠狠地掐了一下,可把林路眼泪都给掐出来了。

;;;;“丢了!再问我就打死你!”

;;;;“……好吧,丢了就算了,那就不用了。”

;;;;黎星若愣了愣,然后又掐了他一下,她也挺好奇的,明明自己没有掐人的习惯呀,可在面对林路的时候,就老想掐他一下,或者咬他一口的,大概是对他太喜欢了吧。

;;;;“哎哟……!星若姐又干嘛呢!”

;;;;“你、你自己在想什么自己知道!”

;;;;“我没想啊,是星若姐自己写书开车多了,我说什么你都觉得是车。”

;;;;“再胡说,我一泥头车创死你,送你去异世界被魔女炼干。”

;;;;“我不去,我有星若姐,我哪儿都不去。”

;;;;她的头发已经吹干了,林路把吹风机放一边,手臂从她身后环了过来,抓着她两只柔软的小手,很用力地抱紧她,然后他的下巴垫在她纤柔的肩膀上,温柔地啵她粉腻的侧脸。

;;;;黎星若的耳垂格外的软甜,每每被他品尝的时候,她都会怕痒痒般地缩紧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