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张 一场大戏!(1 / 2)

鹰视狼顾 张通明 109 字 1个月前

;;;;「衣带诏?」

;;;;听到这三个字王广和赵平两个人顿时脸色一变,而迎着他们两个不可置信的眼神,杨国旭看上去十分悲愤的讲道:

;;;;「没错!就是衣带诏!」

;;;;「大帅被慕容妖女和叶奎二人所软禁,根本无法向臣下传达命令,只能割破手指以手指为笔,以鲜血为墨,在衣服上写下了诛杀慕容妖女和叶奎的命令命人送到叶铁大人手中·························」

;;;;见杨国旭说的如此真切,赵平情绪也是受到了感染,顿时怒气冲冲的站起来睚眦欲裂的说道:

;;;;「女干夫银妇安敢如此?」

;;;;相对于赵平的愤恨,王广则是显的谨慎了一些,他向着杨国旭抱拳说道:

;;;;「敢问杨大人,大帅的衣带诏在何处?」

;;;;面对王广的询问杨国旭和一旁的黄灿交流了一下眼神后,杨国旭解开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件写满血字的衣服,将其展示在了王广和赵平的面前。

;;;;衣服是一件普通的奉武军军服,而写在衣服上的血字,也正如杨国旭所说的那样,是一道「勤王保驾」的命令,而在血字的最后,也是赫然写着叶明盛三个大字!

;;;;看着这这道衣带诏的出现赵平也是没有了任何怀疑,当即便是跪在了地上一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一边哭着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帅,卑职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将你从这对女干夫银妇手中救出来!」

;;;;随着赵平话音落下,杨国旭和黄灿的目光也是理科集中在了王广的身上,感受着二人的目光王广犹豫了一下也是跪在了这封衣带诏的面前沉声说道:

;;;;「卑职谨遵大帅命令誓杀女干贼!」

;;;;此话一出杨国旭和黄灿的脸上皆是露出了满意的身上,下一秒杨国旭便是亲手将跪在地上的王广和赵平扶了起来说到:

;;;;「因为军中尚有叛逆的党羽潜伏,所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让叛逆伤害大帅,叶铁将军嘱咐我们这一次行动必须要秘密进行·························」

;;;;赵平闻言当即说道:

;;;;「杨千户卑职但凭驱使,绝无二话!」

;;;;杨国旭笑着说道:

;;;;「叶铁将军计划在除夕夜那天晚上率部前往叶府解救大帅,为了防止叛逆党羽趁机作乱,所以他要你们两个配合好你们第十四师的叶甫将军,必须稳住梁镇军营的局势,不让叛逆有机可趁!」

;;;;听到杨国旭这么说,赵平有些惊喜的讲道:

;;;;「叶甫将军他也知道这件事情?」

;;;;杨国旭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叶甫将军乃是叶氏一族是大帅的族弟,自然是靠得住的,因此叶铁将军也是把这件事情透露给了他,本来计划是应该让叶甫将军,将这个信息传达给你们二人,但是因为临时出了一些事情,所以叶甫将军就把这件事情委托给了我和黄将军!」

;;;;对于杨国旭给出的解释,赵平也是不由慨叹道:

;;;;「叶铁将军和叶甫将军,真乃我奉武军的中流砥柱!」

;;;;这时一旁的黄灿也是接着说道:

;;;;「两位这一次只要我们把大帅救出来,我们就是奉武军的大功臣,大英雄,封侯拜相就在眼前,下半辈子的富贵就不用说了!」

;;;;「但如果事情一旦走漏了消息,让那些背叛了大帅的叛逆有所发觉,那我们这些忠贞之士必然会被叛逆所清算,所以此时我们一定要保守秘密,不能走漏了任何风声························」

;;;;听到荣华富贵封侯拜相几个字,赵平眼眸中立刻便是浮现出了一丝憧憬之色,因此面对黄灿

;;;;的叮嘱他立刻便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讲道:

;;;;「黄将军您放心我们绝不会走漏消息,除夕夜那天一定会帮助叶甫将军稳住梁镇大营,不让该死的叛逆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王广沉吟了一下也是附和道:

;;;;「赵兄说的没错!我们两个都是小心谨慎之人,绝不会除了差错!」

;;;;听到王广和赵平两个人的表态,黄灿和杨国旭两个人皆是很满意,又是向二人交代了一些细节之后便是告辞离去。

;;;;待到他们两个离开,赵平便是按奈不住心中的兴奋向着王广说道:

;;;;「王兄,我真是没有想到叶铁将军竟然会把这样的事情交给你我,看来你我二人在叶铁将军心中一定是奉武军的忠臣啊!」

;;;;「只要这一次我们能够将大帅解救出来,我们便是奉武军的大功臣,你我二人定会受到大帅的青睐和赏识,将来在军中一定可以平步青云,我知道我自己拜相我是没那个本事,但如果能够封侯的话,那就真的是光宗耀祖了啊····················」

;;;;说完不等王广答话,赵平便是目光闪烁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他有朝一日封侯锦衣回乡的场面!

;;;;看着好友一副信誓旦旦,摩拳擦掌的样子,王广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由说道:

;;;;「赵兄,你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赵平闻言一愣,然后不由说道:

;;;;「杨千户和黄将军两位大人,拿着叶铁将军的令牌和大帅衣带诏前来,王兄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啊?」

;;;;说完赵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旋即有些疑惑的向着王广讲道:

;;;;「王兄你莫不是怕了吧?」

;;;;「要我说有叶铁,叶甫两位将军坐镇,这事情绝对出不了岔子的,我们一定可以顺顺利利的把大帅救出来,成为奉武军的大功臣的!」

;;;;「这一次要是干成了王兄你家那个小崽子,说不定以后也会成为小侯爷呢,哈哈哈!」

;;;;看着自己好友充满期盼的样子,王广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尽管杨国旭和黄灿两个人言之凿凿信誓旦旦,还拿出了叶铁的虎头令牌和大帅的衣带诏来佐证!

;;;;但是他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毕竟这虎头令牌他们两个只是看了一眼,那衣带诏就更是难辨真伪了····························

;;;;····························

;;;;····························

;;;;易京,叶府

;;;;书房的书桌上摆放着两摞刚刚处理好的奏本,而叶明盛则是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然而还不等叶明盛休息太长时间,叶成便又是拿着一摞奏本走了进来,而看着叶明盛神情疲惫的样子,叶成则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打扰叶明盛休息,把这一摞新奏本放在他的书桌上。

;;;;如果是其他奏本叶成一定会悄悄退出去,让叶明盛能够多休息一会,毕竟叶明盛在午时除了吃了一顿中午饭,中间上了一趟厕所外,便是一直在处理公文奏本,一直处理到了现在酉时三刻。